Monday, August 4, 2014

NZ gang gathering


难得老友tebby从英国回来,当然得趁机到巴生大吃一顿。
刚好遇到马来人过年,这几天下来都一直在吃。短短4个小时已经吃了3间店。

tebby和以往一样为大家准备了小礼物--英国的cookie。
吃了肉骨茶+海鲜后,肚子已经饱到不行了。 最后还去喝咖啡。。那天我真的是饱到晚上~


很有美食节目主持人的款






三张名媛风摆pose照

特别的牛奶咖啡冰

p/s: 店里的女侍应很有小清新的样子 .

《年轻人能为世界做什么》


年轻人,你是来改变社会的。
http://my.tv.sohu.com/us/68359992/70689834.shtml

安全感

我想,那所谓的安全感,正式我现在缺乏的感觉。

爸爸的车坏在半路,来不到载我了。
弟弟工作到现在八点半,还没有放工。
朋友,不想麻烦他们。

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,很无助。
安全感不在于可以给对方什么,在于有困难的时候,事实的伸出援手。

体会了你口中所说的安全,也就释怀了。
能让他人幸赖的人,应该是很棒的。

编:那时是在larkin车站写下的。


Thursday, June 5, 2014

手机控

手机上的生活 http://www.timetimetime.net/yuedu/33228.html

Monday, November 18, 2013

我的婆婆

上个月回去了jb一整个星期,来和我的婆婆道别。

之前知道她进院因为肝脏系统有问题,一直昏睡,肚涨。结果入院。然后得知可能需要动手术,所以回去探望。一见到她躺在病床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她真的很老很老,老到呼吸也很困难。在离开jb回kl的那天看医生为她放腹水,被针扎的连痛都喊不出口,感觉很心酸。
再多几天的星期五晚上爸爸打来,通知我,婆婆不行了。会把他接回家来走完她最好一程。

赶回去早上在家时气氛很凝重,她也只能用氧气来维持。眼睛还能张开。
那一整天就时不时掉眼泪。和他道别时掉眼泪,看别人哭时掉眼泪。看大舅哭时掉眼泪,看姑姑哭时掉眼泪。。干了,又湿。湿了,又干。

氧气拿走后一直到隔一天才放下最后一口气。他们说婆婆希望早上离开,那么子孙才能得到福气,真像她的风格。

知道人死是必然的,和自己亲人离开是不同的。经历了才懂得。
身后事,让大家有一个缓冲的时间,把那些眼泪流出,把那些不舍减轻,把生死来思考,把信仰建立。婆婆走的很慈祥,全部子女在旁。儿孙大部分也赶回来。

用我弟弟的言语来终结我婆婆对我们的爱-叫他冲milo喝,吃饼干,给他三十块钱去搭巴士上kl读书,不要夜夜冲凉。这就是上一代对我们说不出的爱。

那个时代很苦,但爱很厚,情很浓。浓的一辈子也分不开。道不尽。
有来世,还要做你的孙。是我们孙辈的心愿。

泪笔。

Wednesday, October 23, 2013

http://youtu.be/myYsRz-Mh-8

有一天,你一定也能到世界的个个角落。
缘灭,情义长。

Thursday, August 22, 2013

People buy people first

People buy people first

不管你有多么好的产品,你销售的对象不喜欢你的话相对来说是比较困难的。